图钉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图钉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母爱从不曾缺席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3 14:09:04 阅读: 来源:图钉厂家

1

一年一度的春节到了,从腊月初十开始,各大卖场就挤满了人。在一家男装旗舰店里,来了一对奇怪的“母子”。男青年大约27岁的样子,光头,穿着时髦,干净得连手指头缝里恨不得都跌下香水味道来。而他身边的那个女人,四五十岁的样子,又黑又瘦,穿着一件化纤面料的上衣。如果不是亲耳听到那个男青年喊女人“妈”,几乎所有人都不相信,他是她的儿子。

更让人错愕的还有,落魄的女人执意领着那个高个子男青年走了一家又一家男装店,每看到一件看上眼的衣服,都要让男青年去试试。

逛了一上午,最终,女人看中一套黑色西装,男青年穿上后,更加显得硬挺俊朗。不过,价格也确实有点高,2000元。如果是女人自己来买,导购小姐肯定连看都不让她看,但现在,身边有了这个英俊的男青年,导购小姐对寒酸的女人也毕恭毕敬了。

女人却不看标签上的价格,只是远远近近、上上下下地围着男青年看了半天,眼里啪嗒啪嗒地掉下不少泪水来。男青年很体恤地和她说了几句什么,女人这才醒悟过来一般。

付款的时候,男青年极力和女人抢着去付,女人一下子急了。店里的收银员看着这对差异巨大的母子,怀疑他们是不是在拍电视剧。后来,看到女人从衣兜里颤巍巍掏出的那个已然看不出本来颜色的手绢,收银员都要怀疑女人是否埋得起这张单了。

手绢完全打开之后,收银员愣住了,里面是整整齐齐的一摞崭新钞票,2000元,一分都不少。

交完钱,下楼,好事的导购小姐们跑到窗前,竟然看到男青年扶着女人上了一辆黑色的路虎。一群小姑娘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,真是人不可貌相啊,这个貌似捡垃圾的女人,家里竟然有这样的排场。

店里顾客稀少,几个导购小姐展开了丰富的想象,其中一个还把用手机拍到的女人上路虎的照片发到了自己的微博上。“史上最牛大妈”,她们觉得,这个称谓特符合那个不显山不露水的女人。

就在一群小姑娘唧唧喳喳聊天的时候,那辆黑色路虎已经驶离了城市的主街道,男青年一言不发地开车,女人坐在副驾上,抱着那套黑色的西服,啪嗒啪嗒地掉眼泪。她的大半生好像一幕奇异的剧情,而这些,那些不谙世事的小姑娘怎会懂得?

车子开到临近市郊的一座戒备森严的建筑前面时,男青年正要打电话,女人忽然扯住了他。她颤抖着嘴唇道,再让我看一眼他的照片吧。

男青年的眼中也有泪,他打开自己的手机,让女人贴近他看另外一张脸。那是个比他还要英俊的男孩儿,二十岁左右,瘦削憔悴,一双眼睛无辜地望着这个世界。女人喊了一声“我的刚子啊”,便一头昏倒在座位上。

男青年急忙将一颗胶囊塞进女人的嘴里。缓缓苏醒的过程中,女人似乎又回到了二十年前,那个白胖的叫刚子的小男孩儿刚刚出生,在粉色的襁褓里对她露出微笑,那一刻,这个从外省远嫁过来的女人以为自己这辈子都是天下最幸福的妈妈。

谁能想到,二十年后的今天,她这好不容易失而复得的儿子,竟然马上又要永远失去了。抱着这套送他上路的衣服,女人无论如何也迈不出那一步,她想,只要自己不去见他,她的刚子就会永远站在那里等自己。

2

高个子青年听着老太太絮絮叨叨的哭诉,眼眶再一次湿润了。

他叫大勇,是刚子最好的兄弟。也是他,动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,才终于大海捞针般找到了刚子的妈妈。而他和刚子的缘分,是从眼前这座监狱开始的。

作为富二代的他,因为酒吧里一次误会,和人大打出手。结果对方被打成了重伤,他被判入狱,有期徒刑三年。

监狱的日子很苦,刚开始大勇还能忍。同监所的刚子比自己小两岁,第一眼见他,大勇就喜欢上了这个颇有眼缘的男孩儿。他打听过,刚子是因为盗窃被判刑的,七年。

刚子对大勇却是反感的。作为穷苦出身的孩子,他好像先天对富二代有种戒备心理。不过,一次无意看到大勇口袋里的照片,刚子对他的印象大为改观。那张照片,是大勇和妈妈的合照。

刚子看着照片上的那对母子,眼神变得深情起来。那天恰逢大勇妈妈的生日,大勇因为不能陪妈妈过生日正感慨万千,于是和刚子说起了自己的生活。

大勇是单亲家庭长大,从小就没了父亲,是妈妈一个人把他拉扯大的。为了给大勇创造良好的成长环境,妈妈做过很多工作,十年前从小贩做起,现在手下已经有了八家连锁店。提起妈妈,大勇很骄傲,身边一直在听的刚子却忽然泪流满面。

刚子告诉大勇,自己从小就听不得任何人提到妈妈这两个字眼儿,因为,爸爸告诉过他,妈妈一出生就抛弃了他。

童年时,每当他被爸爸和后妈虐待,就将怨恨记到妈妈头上。他做梦都盼着有朝一日找到那个抛弃自己的女人,质问她一句,既然你不爱我,为什么要生下我?

可是,茫茫人海,他又去哪里找她呢?找不到她,他就开始虐待自己,打架、酗酒、自暴自弃。他要亲手毁了这条命来报复她。

刚子的故事让大勇唏嘘不已。和自己获得的丰盈的母爱比起来,刚子的身世太让人同情了。从那天起,他们两个成了朋友。刚子喜欢听大勇讲述妈妈如何疼爱自己,每当听到那些让人感动的细节,他都会闭上眼睛,似乎自己就变成了大勇。

刚子对母爱的渴望和向往让大勇萌生出一个想法,既然刚子的亲生妈妈已经找不到了,那么,他是不是也可以管自己的妈妈喊妈妈?

大勇迫切盼望着下一个接待日的来到,他要亲自征求妈妈的意见,如果她能同意,他和刚子就结拜为兄弟。对大勇的提议,刚子也很兴奋,不过,他又羞愧,自己这样的身份,大勇的妈妈会接受吗?

他们忐忑地一直等了两个礼拜,接待日终于到了。大勇的妈妈却没有来。

这个接待日没来,大勇只好等待下一个接待日,却不想,下一个接待日,一向准时出现的妈妈,还是没有出现。

大勇慌了。妈妈怎么了?

3

第四个接待日的时候,憔悴的舅舅出现了,他带给大勇一个噩耗,妈妈患了胰腺癌,已经晚期。大勇长号一声昏了过去,醒来时,他以头触墙,一个劲地抽自己耳光。

过失伤人锒铛入狱,日子虽然难过,可他却只当体验另类生活,但现在,一切都不同了,最爱自己的妈妈病入膏肓,病床前最应该出现的他,却还有半年时间才能出狱。舅舅泪流满面地说,我担心你妈妈等不了半年了。

无计可施,大勇开始绝食,他想用这样的方式来惩罚自己对妈妈的负疚。刚子亲眼看到大勇的挣扎和绝望,一再劝说,你要相信,阿姨一定会等到看你最后一眼才走的。

可接连传来的消息却越来越糟了,妈妈站不起来了,妈妈便血了……大勇完全进入一种疯魔的状态。一天午夜,刚子从梦中醒来,赫然看到大勇正在上铺上拴一个死结——他竟然想勒死自己。

刚子狠狠给了大勇一个耳光,骂他是自私懦弱的胆小鬼,如果病床上的妈妈知道他这样做,一定心都要碎掉了。大勇嚎啕着抽自己嘴巴。现在的情况,他见不到妈妈,真是生不如死。

刚子忽然一把薅住了他,他说自己有办法可以让大勇见到妈妈。

大勇没想到的是,刚子竟然是要自己举报他。原来,刚子四年前还打劫过一个大学生,那个女生其实没有多少钱,但她呼救的声音让刚子心慌意乱,他顺手将一把水果刀捅出去,在女生倒下去的那一刻落荒而逃。之后,他流浪去了别的城市,这件事情他本来已经忘了,现在忽然想起,大勇还有半年时间,如果举报他的罪过,应该立刻就能减刑出狱了。

出卖兄弟,大勇不愿意,可刚子一脸颓废,反正我这辈子都是行尸走肉了,罪上加罪,顶多再多判两年,可阿姨没有更多时间等你了。

大勇最终思母心切,同意了。不过,举报之前他暗暗和刚子发过重誓,从今之后,他们就是过命的兄弟。刚子眼含热泪握住了他的手,一定。

大勇举报后果然获得了减刑,出狱后,他获悉的另一件事情却让人魂飞魄散。当年那个被刚子慌乱捅到的女大学生,竟然当场死亡了。本来是桩无头案,可因为大勇的举报,警方终于找到了刚子。

刚子被判了死刑。

听到这个消息的大勇,完全傻了……他蓦然想到刚子提到妈妈时的神情,忽然顿悟,自己已经无法拉回兄弟的命了,但在临走之前,应该让他亲眼见一见当年抛弃他的妈妈。

这应该是刚子最大的心愿。

4

寻找刚子妈妈的过程千辛万苦,后来还是多亏刚子的爸爸良心发现,提供了她的故乡地址。去找刚子妈妈的路上,大勇一肚子的愤怒,他无论如何也理解不了,一个女人为什么能残忍到抛弃自己的孩子!

等他赶到那个破落的小镇,在一处低矮的房子前看到那个佝偻着腰的女人时,却无论如何也开不了口。

不过,他还是提到了刚子。这个名字出口的那一刻,那个本来还匍匐在地上分拣垃圾的女人一下子愣住了。之后,她的眼泪潺潺而至,大勇错愕地听到了另外的故事。

她的确从小就离开了刚子,可不是她抛弃了孩子,而是自己被刚子的爸爸抛弃。刚子刚出生六个月,他的爸爸就勾搭上了别的女人。为了逼走她,他一再对刚子的妈妈施暴,最终,她只能妥协。

离开了刚子,妈妈先是回了自己远在外省的家,遭弟兄嫌弃后又出外打工。二十年的时光好像一枚飘飘摇摇的羽毛,载着她在大江南北的贫穷和坎坷中奔波劳碌。中间她又嫁过一次人,却再也没有生育过。去年,再婚的男人也去世了,剩下她一个,靠拾荒度日。她以为这辈子都再也见不到朝思暮想的儿子了,谁想,这个高个子男青年,却突然带来了儿子的消息。

可,这是怎样的消息啊!二十年后她见儿子的唯一一面,竟是为了诀别。

要出发的时候,女人拿出了自己的所有存款,2000元。她要带着这些崭新的人民币去给儿子买一套最好的衣服。二十年中,她给刚子做过无数件衣服,可那些衣服,只能堆在墙角的柜子里倾诉着无声的思念。那时的她,找不到儿子,再动情的思念都无处可寄。

大勇只给她看了刚子的照片,她总担心买得不合适。直到听说大勇和刚子一般高,她才放下心来。可如今,抱着这套衣服来到了儿子的门前,她却又不敢迈出这一步了。

她不知道如何和孩子解释这二十年的缺席。

好在还有大勇。他告诉了刚子一切,奔赴刑场的路上,刚子热泪滔滔地看着跪爬在地上的妈妈,心中横亘了二十年的仇恨,终于烟消云散。他第一次也是此生唯一一次喊出了那两个字——妈妈。

穿着妈妈亲手置办的衣服,刚子那逐渐失去血色的脸上,露出了二十年来从未出现过的宁静和幸福。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