图钉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图钉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南北朝时期北魏新旧交替权臣更迭

发布时间:2021-01-06 11:17:48 阅读: 来源:图钉厂家

南北朝时期北魏新旧交替,权臣更迭

北魏宣武帝病重,在式乾殿病故,终年三十三岁。崔光、王显、于忠、侯刚等人到东宫把太子元诩迎接到显阳殿。

王显想等天亮以后再为太子举行即位仪式,崔光说:“皇位不可片刻无主,为什么要等到天亮呢!”

王显说:“这事必须报告中宫皇后!”

崔光反驳道:“皇上驾崩,太子即位,这是国家正常的规定,何必要等待中宫的旨令呢!”

于是,崔光等人请求太子停止哭泣,站在东面,于忠和元昭扶着太子面向西哭了十多声后停止哭泣。随后,崔光代理太尉的职务,捧着策书献上印玺和绶带,太子跪着接受了,穿上礼服,走上太极殿,即皇帝位。

崔光等人站立在庭中,向北叩头高呼万岁。

高皇后想杀掉皇帝的生母胡贵嫔,刘腾将这件事秘密地告诉了侯刚,侯刚告诉于忠,于忠向崔光请教计策,崔光就让他将胡贵嫔搬到别的住所,严加守卫,因此胡贵嫔深深地感激这四个人。

元诩登基后,大赦天下,是为孝明帝,朝廷召回全部在西面讨伐蜀地和东面防范淮地的军队。

骠骑大将军元怀抱病入朝,径直来到太极殿的西殿,他悲痛欲绝,叫来侍中、领军、黄门、左右二卫将军,对他们说:“我要亲自上殿哭悼,并要面见圣上!”

众人都惊惧地面面相觑,没有人敢答复他。崔光整衣举杖,引用汉光武帝死后赵熹扶诸王下殿的旧事来加以说明,他声色俱厉,听的人没有说不好的。

(东汉光武帝刘秀去世后,太尉赵熹掌管丧事,皇太子和诸王杂处同席,赵熹横剑殿阶,扶诸王下殿以明尊卑。)

元怀的眼泪和喊叫声都停了下来,说:“侍中您用古代的事理来教导我,我怎敢不服气!”于是就回去了,回去后仍多次派手下人前来谢罪。

高肇专权的时候,他特别忌恨宗室里面有名望的人,任城王元澄多次被高肇诋毁、陷害,他害怕不能保全自己,就整天纵酒装疯,朝廷里的重要事务都不参与。

等到宣武帝病故,高肇统兵在外,朝廷内外都很不安。于忠和门下省的官员们商议,由于孝明帝元诩年幼,不能亲自执政,建议让高阳王元雍住进西柏堂处理各种政务,任命任城王元澄为尚书令,总管大小官员,而且上报皇后,请她当即用手敕任命二王。

王显一向受宣武帝的宠信,凭借权势滥施淫威,被众人所忌恨。他害怕自己不被元澄等人所容纳,就和中常侍孙伏连等人密谋停止门下省的奏议,伪造皇后的命令,任命高肇录尚书事,任命王显和高猛等人共同作为侍中。

于忠听到了消息,以服侍皇上治疗无效的罪名,把王显抓入监牢,下令剥夺他的爵位、官职。王显在被抓时大声喊冤,侍卫就用刀环猛击他的腋下,将他送到右卫府,过了一夜就丧了命。

朝廷下令批准了门下省的奏议,百官各安己职,听命于二位王爷,朝廷内外都衷心信服,又尊高皇后为皇太后。

孝明帝自己称名写信给高肇报告丧事,并且召他回朝。高肇接到告丧的变故,知道大势已去,心中非常忧伤、惊惧,整日哭泣,以致身体越来越瘦弱憔悴。他回来时,家人去迎接他,他却不与他们见面。

高肇来到皇宫前,登上太极殿穿着丧服号哭。元雍和于忠秘密商议,将邢豹等十多人埋伏在舍人省,等高肇哭完,把他引入西殿,清河王等众王都盯着他窃窃私语。

高肇进入舍人省,邢豹等人扼杀了他。接着,下诏公布高肇的罪恶,假称他是畏罪自杀,因此,对他的亲友全都没有加以追究,又剥夺了他的职务、爵位,用士大夫的礼节安葬他。到了黄昏,从侧门把他的尸体送回到他的家里。

北魏的军队正在攻打蜀地,大军开到晋寿,蜀人非常恐惧。傅竖眼率领三万步兵攻打巴北,梁武帝派任太洪从阴平抄小路进入州城,招诱氐人、蜀人,并且断绝了北魏军队的运输线路。

正赶上北魏大部队接到命令向北撤退,任太洪袭击了北魏的东洛、除口两个据点,并且声称梁军紧接着就会到来,于是氐人、蜀人都归顺了他。

任太洪进军包围了关城,傅竖眼派姜喜等人攻打任太洪,将他打得大败,任太洪放弃关城逃了回来。

北魏将宣武帝安葬在景陵,庙号为世宗,尊胡贵嫔为皇太妃,令高太后做了尼姑,把她迁居到金镛城瑶光寺,不遇到重大的节日庆典,不许入宫。

于忠仗着自己有拥戴之功,他既担任侍中,又总管禁卫事务,独揽朝政,权倾一时。当年,在孝文帝时期,国家由于频繁用兵,孝文帝把百官的俸禄减少了四分之一。于忠想要用小恩小惠笼络百官,下令全部恢复了减少的俸禄,又把旧法规定要缴纳的绢、绵全部免除,诏令文武百官每人晋升一级。

僧人法庆用妖术迷惑百姓,与李归伯共同作乱,并推举法庆做首领。刺史萧宝夤派崔伯攻打法庆的叛军,崔伯战败而死,叛贼气焰更加嚣张,所到之处毁坏寺庙、斩杀僧尼、烧毁经像,还说:“新佛出世,除去众魔。”朝廷诏令元遥前去讨伐法庆。

尚书裴植(河东裴氏),自认为门第不比王肃(琅琊王氏)低,而在朝廷里官位却不高,为此常常怏怏不快,就上书请求辞去官职,退隐到嵩山,宣武帝不同意,还怪罪于他。等他做了尚书后,志高气傲,常常对人说:“不是我想做尚书,是尚书要由我来做。”

每次他入朝晋见议论时事时,都喜欢当面讥讽伤害众位官员。他还上表诋毁征南将军田益宗,说到:“汉人、夷人种类不同,不应当让夷人的职位在百世衣冠的汉人之上。”于忠和元昭见了他,都恨得咬牙切齿。

左仆射郭祚上书宣称:“萧衍狂妄无道,修筑浮山堰,想要截断山川沟渠,以致国内劳役繁重、百姓疲敝,灭亡的危险已经显露出来,我国应当派将出兵,长驱直入,讨伐敌人。”于是朝廷诏令平南将军杨大眼率军镇守荆山。

郭祚总是企图升官,自认为曾经做过太子的师傅,就希望也被封侯和开府仪同三司,于是朝廷诏令郭祚为都督三州诸军事、征西将军及雍州刺史。

郭祚和裴植都讨厌于忠专权无道,暗中劝高阳王元雍,让他离开朝廷。于忠知道后万分愤恨,命令有关部门诬告郭祚、裴植犯了罪。

于是尚书上奏说:“根据羊祉的报告,裴植的表弟皇甫仲达说:‘我接受了裴植的命令,假称受圣上的旨令,率领部曲想要谋害于忠。’此事我们已经审理完毕,他们虽然不认罪,但是各种证据都很清楚,按律当处以死刑。这些证据中虽然没有直接是裴植的,但大家都认为:皇甫仲达是被裴植指挥的。所以一致提议对裴植处以和皇甫仲达一样的死刑。”

于忠假传圣旨说:“罪行已经犯下,他的罪恶不能宽恕,虽然也有诚心归顺我们的行为,但不必再经审理,也不用等秋分过后再判处死刑。”

八月初五,裴植、郭祚以及韦俊(郭祚的亲家)全部被赐死。

于忠又想杀高阳王元雍,崔光坚决不同意,于是就罢免了元雍的官职,以亲王的身份回到了他的王府。朝廷内外都含冤忍悲,没有人不切齿痛恨于忠。

初六,北魏遵奉胡太妃为皇太后,居崇训宫,于忠亲自担任崇训宫的卫尉,刘腾担任崇训宫的太仆,又封胡太后的父亲胡国珍为光禄大夫。

北京301干细胞价格

北联nk免疫细胞 价格

北京比较好的干细胞医院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