图钉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图钉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我们爱过吗只是睡过吧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6 01:04:31 阅读: 来源:图钉厂家

1

调令下来的时候,同事们纷纷恭喜我升职加薪,嚷着要请客。我说好,就苏荷酒吧。末了,我给阿夏打电话说晚上会去她那里。

阿夏在那边吃吃地笑,她说有好事?我说也不完全算是好事,因为我们得暂时分开一段时间,我要外派到深圳三个月。不如跟我一起过去?阿夏嚷嚷,老板在喊我,不说了。

我知道这是阿夏的拒绝,遇到她不想要回答的问题她总是顾左右而言他。

认识阿夏,就是在苏荷酒吧。她是那里的领舞,穿又薄又露的黑色纱裙,抹胸上缀着许多闪闪的亮片。强劲的音乐里,她的身体抖得像马达,妖娆性感的小腹激得我每一个毛孔都放软了。

我一连去了苏荷酒吧半个月才终于请到她喝酒,阿夏说没想到你还挺执着,我说追女孩子是需要些耐心的。她偏着头望我,唇色嫣红欲滴,嘴角微微一翘地笑,透着说不出的妩媚好看。

我知道阿夏并不相信我的真心,因为在那样的场合她遇到的多是登徒浪子,可我真的对阿夏一见钟情,并对她展开了狂热的追求。

送花送礼物请吃饭,随传随到地接送,替她搬家,教训她前男友,带她女友去看妇科医生……

我知道阿夏喜欢LV喜欢CUCCL喜欢PRADA,我总是带她去逛新世界百货,那里的东西动辄都是上千上万。可我喜欢阿夏一头扑进那些名牌里心花怒放的模样,她的眼睛里像闪活着月亮,光彩熠熠。

有时候阿夏也说真是贵不如别买了,我豪气十足地捏捏她的脸,我说为博红颜一笑再贵都值!我把银行卡潇洒地往柜面上一放,阿夏跳起来抱着我咂巴咂巴地亲,亲得旁人都笑了。

我喜欢看阿夏购物时的欢喜,喜欢看她望着名牌时的狂热,可我总觉得她的心境就像是喝了杯红酒,只是兴奋而谈不上爱情。

认识三个月的时候,阿夏的母亲到省城来治病,我二话不说就联系了医院找了最好的专家。动手术的那些日子我一直伺候在左右,自然得到阿夏父母的喜欢。

我听到阿夏的母亲对她说,含着冰糖要知道甜,年纪也不小了,跟王珂好好地处着。

那天晚上阿夏让我去她家收拾行李,她说她要搬到我那里住。其实我都求过她好几次了,她总说还要考察考察我,现在看来我是通过考察了。

那天夜里,我像个勇士一样攻占了阿夏,她在我身下娇喘连连,辗转契合里我们一同达到了高潮。

2

其实按照我的收入来说,还算不错。一家知名网络公司销售部总监,有一套两百平的公寓,一辆凯迪拉克。平日里也有各路女人投怀送抱,但我总觉得她们做作而虚假。

有点家底的男人都挺怕女人看中的是他们的钱而非他们的人,所以对女人都有些设防。可悲的是那些说看中我人的女人我看不中,而阿夏这样毫不遮掩地表达对我钱的喜欢多于对我人的喜欢的,又让我挺挫败的。但,还能怎样,就拿物质去填吧。

我最喜欢阿夏涂指甲油时的专注,一点一点地涂上去,抬起手指甲举在空中左右端望,鼓着腮帮子吹气,对我的每一次靠近都严防死守。

我有时候逗逗她,在她涂指甲油的时候撩拨她,她把手尖尖地举起来,一边躲一边笑,王珂别闹,别闹了!

她妖娆得就像一枚水蜜桃,我每咬一口就水汁四溅——这饱满甜蜜的尤物让我怎么爱都爱不够。我心甘情愿地做了她的奴隶,男人贱起来真是没边没际的。

我欢天喜地地给阿夏做饭煲汤;她的衣服都不能机洗,全是我埋在脸盆里一件一件给搓洗起来;她的鞋子我分门别类地摆好,隔几日就要蹲上一整天一双双给它们拎出来上色擦油地保养……

阿夏说,王珂,来,我就屁颠屁颠地凑了上去;阿夏说,王珂,滚了!我就喳一声领令告退。

我爱这个女人呀,我想用我的一腔温柔去淹死她。

公司的周年庆上,我带着阿夏出席,她的出场绝对惊艳。一身金色露背裙,整个背几乎露到了底线,所有人的目光都屏住了。CEO过来跟我们交谈,他拍着我的肩膀笑,他说不错不错,真是不错。

我知道我达到了带阿夏出场的震撼,这满足了我的虚荣心,却也让我的内心有些不安。然后我在阿夏的包里看到了CEO的名片,我甚至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塞给她的,而阿夏一并瞒了下来。

3

《圣经》里有个故事是关于大卫王的,他看上了部下乌厉亚的妻子拔示巴,然后派遣他去邻国作战。

乌厉亚战死在沙场上,大卫王就占有了拔示巴。我知道这一次的外派不过是CEO的一个花样,可我没有拒绝。

我不动声色地观察着阿夏,看着她有些躲闪的表情。痛苦就像牛反刍一样,一遍遍在我心里没深没浅地细嚼着。

在认识阿夏之前我一直觉得爱情对我来说唾手可得,我家境优渥,事业有成,人也高大英挺,只要我爱上的人一定会爱上我。可阿夏爱购物、爱名牌、爱钱、爱打扮,但她就是不爱我。

离开的三个月里我偷偷地回来了好几次,每次家里都没有人。凌乱的床上散着阿夏丢的胸罩,丝袜,口红和高跟鞋……我能想象她出门约会时是怎样精心地打扮过。即使那个男人有婚姻,四十多岁的年纪,她也迎了上去。

我觉得阿夏真是一个奇怪的女人,在她的观念里,难道就没有所谓的道德约束,就没有一个对人生对未来的正解吗?

那个男人怎么会娶她,怎么会给她更多的感情?就算是钱那个人也只能给他的一部分,而我却可以给她我的所有。

有天阿夏半夜里回来了,见到坐在沙发上的我吓了一跳,旋即她撒着娇地靠过来说提前回来怎么不打个电话?我说我想给你一个惊喜。

阿夏装作惊喜的样子,搂着我的颈项坐到我的膝盖上亲吻我。我把头埋在她的胸口,直直地进入了她。

三个月外派时间没有到的时候,我接到了阿夏哭哭啼啼的电话,说她爸遇了车祸,现在正在医院里急救,需要很多的钱。

我知道她一定去找CEO借过了,他可以给女人买包包送礼物,但钱一定不会多给,阿夏在那里碰了壁只能来找我。

我赶到了医院,交了十万块到医院的账面上,又拿了十万块给阿夏的妈妈。阿夏一家人都哭了,他们把我捧成了恩人。

阿夏妈妈问起我们什么时候结婚,阿夏支支吾吾的,阿夏妈妈说选个日子就定了吧。

婚礼上阿夏的笑容有些牵强,我知道她并不是心甘情愿地嫁给我,不是因为她最爱我,而是因为我对她最好。我已经认清这一点了,所以我反倒不觉得难受。

跟阿夏从结婚那晚起,我就没有碰过她。我搬到隔壁侧卧里睡,阿夏问我为什么,我说你说呢?我把CEO给的礼金支票放到她的手里,我说这够不够操你一次的钱?她的眼里全是愤怒,抬起的手却停在了半空中。

我娶阿夏是因为我想要报复她,爱让人一个人丧失理智,比如我。

4

婚后的阿夏胖了不少,其实是我在她的牛奶里加了催肥剂。她却觉得是吃得太多的缘故,嚷着要减肥。我冷冷地看着她变得越来越胖越来越没自信,她的脸圆滚起来,再穿露腹装的时候小肚子上全是肉。

女人真的很奇怪,得宠的时候就娇蛮纵横,失运的时候就低眉顺眼。胖了的阿夏对我很好,她不再像以前那样介意自己的指甲。

她会拖着我的手去菜市场买菜;在小区门口等我下班;绕几条街买我爱吃的小吃;把我的领带熨得妥妥帖帖。望着阿夏的时候我会想,如果我们一开始就这样,会不会就一路走到了幸福呢?

警察找到我的时候,我一点儿也不意外,我知道迟早都会有这一天。是的,是我开车撞了阿夏的爸爸,肇事逃逸。

我就是故意的,我知道她只能求助于我。当她知道真相的时候,她会怎样地痛恨自己呢?她竟然嫁给了伤她父亲的人!

没想到阿夏的家人愿意庭外和解,他们甚至给法官交了谅解书。

我对阿夏说你知道你的牛奶里有激素吗?阿夏怔了半天,然后问我,王珂,你就这么爱我吗?爱是什么呢?爱对我来说就是一杯毒药,即使会死我也吞了下去。

阿夏说她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人,一直觉得可以依赖的就只有物质。她也觉得为了这些她可以做任何的事,但她没有想到会因此害了家人害了我。她不想去追究并不是因为她爱上了我,而是因为她突然明白应该怎样去爱一个人了。

那个秋日里,我和阿夏平和地办了离婚手续。她没有要我的一分一毫,她穿着宽松的T恤,剪了利落的短发,茶眸淡色地对我笑。

我像所有被辜负的女人一样问她,我说阿夏你爱过我吗?阿夏想了想说,没,从来都没。

我知道这就是阿夏真心的回答,因为自始自终都是我在用我自以为是的爱情侵占着她,她只是被我的爱情所诱惑。

哪个女人会抵挡得住,物质,深情,浪漫,全心全意?我早已看清现实,却依然泥足深陷。如果当初我能及时地错过阿夏,我们的人生就会有所不同吧。

但我想,即使重来一遍,我依然会狂热地追求阿夏,势必非要得到她——原来所有的男人在爱情里,不过都是一个偏执狂。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