图钉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图钉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灰灰讲故事2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05 17:47:47 阅读: 来源:图钉厂家

在一个古老的小村庄里,住着葛老汉一家六口,大儿子葛根,大儿媳木耳,小儿子葛傻,小儿媳虎妞以及葛老汉的老伴儿陈久香。

小村庄里和乐融融,家家户户都笼罩着一片祥和的氛围。

一天,游手好闲的葛傻终于醒悟了,忽然萌发出进城打工的想法,小村庄里没有发展,想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。这个决定得到了全家人的支持,一家上下举杯践行。

葛傻即将远走他乡,全村老少爷们纷纷前来送行,老爹葛老汉意味深长的看着小儿子,泪眼婆娑,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。葛傻挥了挥手,向众人告别,看了媳妇虎妞一眼,转身便登上了专门送他的拖拉机。

葛傻辗转来到了城市,犹如脱了缰的野马般自由奔腾,看什么都是新鲜的,忍不住这里走走,那里逛逛,赚大钱的事也就此搁置了。

白天钻进网吧里打游戏,晚上就流连灯红酒绿之处,日子过的非常惬意。过了几天,葛傻接到了父亲葛老汉千里之外的电话:“儿啊,大城市不比我们农村,龙蛇混杂,人容易学坏,你一个人在外面千万不要乱搞,不然我们整个村子就完了。”

“爸,你放心吧,我出来是挣大钱的,等我回去好好孝敬你!”葛傻匆忙敷衍了事,转身又钻进了夜总会。

葛傻在这里认识了一个陪酒小姐彩兰,一回生两回熟,关系发展非常神速,在破旧出租屋连连厮混数日后,葛傻的下半身开始出现异样,长了几粒黄豆大的脓疱,无奈钱也花完了,只好抛下情妇,回到了故土。

回到家的葛傻为了避免虎妞的怀疑,忍着下半身的疼痛硬着头皮摸黑行了不可描述之事,虎妞满意的睡着了。

夜里,葛傻如雷般的鼾声吵醒了虎妞,虎妞狠狠地骂道:“这天杀的,还让不让老娘睡觉?”说完就从葛傻的床上跳下来,悄悄爬上了大哥的床。大嫂回了娘家,这可乐坏了大哥和虎妞,大哥猛然雄起,二人挥汗如雨,酣畅淋漓过后,虎妞又悄悄地回到葛傻的床上,葛傻依旧雷声阵阵睡得像头死猪。

第二天大嫂回来了,葛傻看着大嫂的眼神直冒绿光,但是大哥在场,葛傻还是有所顾忌,忍了下来。葛根把木耳带回房间,又是一场翻云覆雨,颠鸾倒凤。

隔壁的陈久香似乎坐不住了,声色俱厉的叫来了木耳和虎妞,大声喝到:“都给我跪下!”

木耳乖乖的跪下了,虎妞却冷冷的看着陈久香。

陈久香骂道:“让你跪下没听到吗?看你们把我两个儿子累成什么样了?”

虎妞飞起一脚踹在陈久香的腿肚子上,陈久香当即跪了下来,想着自己有把柄在虎妞手里,便不再骂了,只是轻声劝着虎妞:“让我儿子们歇歇吧,脸都累绿了,再这样下去要出人命的呀!”

虎妞冷笑一声,扬长而去。

木耳也恨恨地看着陈久香,碍于娘家势力单薄,敢怒不敢言,只好压住心底的怒气去找公公葛老汉寻求安慰。

“公爹~!”木耳嗲声嗲气的跟公公撒娇。“婆婆让人家下跪了啦,人家不管,人家要公公哄~!”

葛老汉一听,心都化了。“不要跟那个臭婆娘计较,快来,公爹疼你!”

木耳嬉笑怒骂着坐上了葛老汉的大腿,手也放在了不该放的地方乱撸一气。葛老汉再也受不了儿媳木耳的挑逗了,大白天的还开着门,就把事儿给办了。也许是太激动,满嘴白沫,恶心得木耳差点吐了。

到了晚上,葛老汉和陈久香说起了悄悄话:“孩子他妈啊,别总跟儿媳妇红眉毛绿眼睛的,儿媳都一个比一个娇贵,哪受得了你这份气,人家嫁到咱家,咱应该好好待人家,哪能骂人家?”

“他们累我儿,我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。那是我肚子里掉下来的肉,我不疼谁疼?”

“好好好,他们累你儿,你也累你婆婆的儿啊。”说完坏笑着抓起陈久香耷拉着的大奶。

陈久香也忽然兴起,撸着白天儿媳撸过的地方。两个年近七旬的身体,啪啪的碰撞出爱的火花,整个房间都快被这爱火点燃了。两个儿媳在隔壁房间异口同声地骂道:“呸,骚&货!”

正在欲仙欲死的陈久香哪管得了这么多,依然卖着力气扭动着水桶腰,嘴里还喊着哼哼哈嘿!

在自己家里浪够了的陈久香,自然是要扭着屁股到村子里去浪的。只见她身穿玫红色的假皮草,黑色大皮裤,脸上全是腮红,嘴唇也画得像吃了死孩子一样的红。在乡间的小路上一路走来一路唱,一路唱还一路浪,啧啧啧。

村花不愧是村花,所到之处必有掌声和男人,一个个都排好了队都抓耳挠腮的等着村花驾临呢!陈久香趾高气昂地伸手一指,被指到的男人屁颠屁颠的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了过来伺候着。

陈久香被伺候完,便满意的回了家。

一个月之后,葛傻脸色惨白,枯瘦如柴,意外地离开了这个世界,经法医检验得到的结果是:死于艾滋病。全家人闻声色变,一个个瞪大眼睛,不敢相信,也不敢接受这个事实。

这个爆炸性新闻顿时在村庄里炸开了锅,乡亲们纷纷前去悼念,呼天抢地,哀号连天。

没过多久,虎妞、葛根、木耳都相继病逝了,这可吓坏了乡亲们,热心的人们还特意请来了法师,又是做驱魔捉鬼的法事,又是跳大神,只求这病魔不要再延续下去了。

可人算不如天算,葛老汉和陈久香也没能逃过这一劫,双双归西了。

又过了一个月,村里的老少爷们和他们的家人接二连三的都死了,就连村口的大黄狗也没能逃过这场艾滋病的瘟疫。

原本热闹无比的小村庄仿佛在一夜之间被洗劫了,空气中回荡着葛老汉的声音:“儿啊,你一个人在外面千万不要乱搞,不然我们整个村子就完了。”

玄笔录前手游

大圣传说无限内购版

神兽来了破解版

相关阅读